首页 > 未命名 > 泳池里最美的双生花 谈到恋爱话题时她们羞涩了
2021
09-09

泳池里最美的双生花 谈到恋爱话题时她们羞涩了

  人物| 新浪体育

  24岁的王芊懿在今年8月参加了东京奥运会花样游泳团体比赛,与队友一起拿到了银牌。这是她第一次奥运会之旅,但开启东京之行时她却有一点遗憾。

王芊懿拿到了银牌  

  因为双胞胎姐姐王柳懿未能入选参赛阵容。

  她们原本被视作蒋婷婷/蒋文文后国内花游圈里最出挑的姐妹花。

  她带着姐姐的心愿,站在了奥林匹克的舞台上,将自己最好的状态展现给全世界。

  在比赛的过程中,她一直遐想着姐姐在她身边,陪伴她,给予她鼓励。

  回国后隔离21天,她终于与姐姐团聚了,她们一起参加了全运会双人比赛,拿到了亚军。

  01 默契度

  双胞胎妹妹王芊懿长得与姐姐王柳懿几乎一模一样,如果是陌生人,很难凭借脸型和五官将姐妹俩辨别出来。

  “但熟的人就可以。”在接受新浪体育专访时,王芊懿笑着说道。

王芊懿与姐姐王柳懿  

  她们的身高都是颀长型的,早出世2分钟的姐姐比妹妹高1厘米,姐姐1米74,妹妹1米73。

  性格上,她们两个人也略有不同,姐姐性格偏外向,妹妹则是内敛一些。

  命中注定,她们相同的地方太多。

  比如,都喜欢白色,对偶像的审美角度也基本一致,食物方面就更是毫无区别,都不吃洋葱、蒜和苦瓜,且都喜欢吃韩料、日料和泰国菜。

  姐妹两个人的默契无与伦比,就连失误也是同步的。

  “我和姐姐很合拍,我们不怎么吵架,时常一个眼神就知道对方在想什么,或者是要什么。双人训练的时候,有一次连教练都没看出我做错动作了,在我反应过来后,我发现姐姐也在同样的地方和我做出一样的错误动作。”

泳池中的姐妹花  

  王芊懿还记得一件事情。

  初一时一次她们在学校参加考试,她与姐姐在不同班级的情况下竟然考出了同样的总分。

  “我和姐姐每一科成绩都不一样,但总分相同,而且巧合的是,整个年级就我和姐姐同分。”

  她们的默契度也促成了与花样游泳的缘分。

  受到父母的影响,她们在8岁时开始在深圳的一家游泳馆里学游泳。当时,深圳市游泳队与花样游泳队都在那个馆里训练,两支队伍的教练又都互相认识。

  那段时间,花游姐妹蒋文文/蒋婷婷开始冒尖,很多国内教练将这对双胞胎姐妹的例子作为模型,挑选运动员,王芊懿与姐姐被一眼相中。

  “教练觉得我们身材条件还可以,也看了一下我们的柔韧度和水性,都觉得还行,就问我们要不要去市队试一下。”于是,她们在9岁的年纪开始接触花样游泳。

  小学5、6年纪时,她们被广东队相中。一开始母亲并不赞同女儿们走体育之路,觉得很辛苦,又不舍得。

  但王芊懿坚持,她相信自己与姐姐作为双胞胎的默契度,也对她们的技术有信心,认为她们如果搭档双人,有机会在国内的比赛中脱颖而出。

  “花样游泳分力量型选手与技术型选手,我们都是技术型选手,垂直感很好,这体现在我们在水中倒立的感觉很好,知道自垂直的角度在哪里。”

  “周旋”了2周后,母亲同意了王芊懿的请求,妹妹的坚持也让姐姐感动,愿意陪妹妹去试一试。

  但去广东队时,王芊懿就为她们自己设立了目标,此番前往广州,她们并非要去做下一个“文婷姐妹花”,“我们要成为最好的自己。”

  02 分离

  “90后”的孩子往往追求个性化,但属于“Z世代”的王芊懿则有些与众不同,她并不介意与姐姐的极度相似。

  年幼时,她们会穿着相同的衣服出门逛街,时常引来旁人的注意。

  后来,为了偶尔追求差异化,她们会要求妈妈梳不同类型的辫子。

  长大后,她们对衣服穿搭的理解一致,虽然穿不同款式的衣服,但类型却大同小异。

  自开始练花样游泳后,姐妹俩基本上就没有分开过。她们一起进市队,再携手踏进省队的门,后来又一起进入了国家队。

  不过从2019年1月开始,姐妹形影不离的模式发生了改变。

  因为受伤的原因,王柳懿回到了地方队进行调理和恢复性训练。

  一开始,王芊懿认为姐姐的离开只是暂时的,“我觉得她调整好状态后马上就会回来的。”但让她没想到的是,姐姐却因此错过了奥运会选拔赛的机会,后来也就没能回到国家队。

  与姐姐分隔两地,双胞胎之间的心灵感应失去联系,王芊懿开始感到孤独。

  从老家前往北京训练的那天,她独自来到机场,办理登机手续,脑海里会闪出姐姐在身边的错觉,每次都能让她心旌摇曳。

  “我会有一些失落,会有一点不开心,毕竟和以前一直和姐姐在一起训练的感觉不同,第一次分开那么久。”

  加之后来出现了疫情,王芊懿与姐姐的见面机会也更少了,只有在比赛中能遥遥相看一眼,因为防疫的原因,也无法去各自的酒店房间串门。非比赛期间,她们会每天都打电话聊天。

  一开始,王芊懿很不适应与姐姐分开训练的状态,“其实到现在我都没有完全克服这一点。训练时,我和队友沟通得挺好的,每天都会有交流。但晚上回到房间,我还是会有孤独感。”

  她只能通过每天与姐姐的聊天来缓解压力,聊聊日常,有时候就索性打着电话各自忙,她感觉这样姐姐就像陪在自己身边一样。

  有一段时间,王芊懿在训练中遇到了瓶颈,觉得一天的训练计划撑不下来,她有点仓皇无措,怕自己扯后腿。

  还是姐姐的宽慰让她的心情积极起来,王柳懿一直反复地对妹妹说:“我觉得你可以的,你能力还是很强的。”普通的一句话,从姐姐的口中轻柔逸出,却给予她足够的力量。

  她想起小时候压韧带的时光,虽然很苦,但每天她都会忍耐。后来进入了成年队,她也时常会在训练中出现身体状况,比如在水中练得胃抽筋,还有几次练到眼前发晕,她也都熬过去了。

  王芊懿对自己说:“要想实现自己的理想,我肯定要经历这些困难,也要克服这些孤独,不管在什么年龄段,肯定都会遇到困难的,我一定要挺过去。”最终,她做到了。

  03 重聚

  出发前往东京前的每一天,王芊懿都会和姐姐打电话。

  她记得临发出前的一天,姐姐对她说:“参加奥运会是我们共同的目标,虽然这次只有你去,但我希望你是带着两个人的心愿去的。”

  姐姐恰巧说出了王芊懿想说的话,她感到自己的眼睛里热热的。她悄声对自己说道:“姐姐,我会努力的,我们比完赛就能见面了。”

  虽然是第一次参加奥运会,但王芊懿心态很好,比赛前的那一晚,她睡得很好。“我们这个项目不是对抗性的,我们每天配合,练了这么久,已经很熟了,我只要做好自己就可以了。”

  她和队友轻装上阵,表现得可圈可点,虽然没能拿到团体项目冠军,但一枚银牌也是弥足珍贵。

  “与以前相比,我们这次比赛在各个方面都有进步。这次我们用的都是中方教练,动作编排是原创的,给外国裁判的印象很深,我们能感觉到裁判的反馈很好。”

  团体自由自选比赛中,当镜头对准王芊懿时,她马上比了一个爱心,这个爱心是给姐姐的。她知道那一刻,姐姐与父母都在家里通过电视直播观看她的比赛,一家四口,分处两地,但心却是系在一起的。

  带着银牌回国,王芊懿心情激动,她知道在隔离21天后,自己就能和姐姐见面了。她们要一起参加全运会双人比赛。这是2年来,姐妹俩第一次一起参赛。

  等待了21天后的第一次见面,王芊懿就主动拿出奥运会银牌和姐姐分享。姐姐很开心,笑着对妹妹说:“芊,这几年你成长了很多。”

  妹妹则回应道:“姐姐,我的这枚银牌也是属于你的。”

  但抛开见面的喜悦之情,她们必须开始调整状态。根据赛程安排,本届全运会花样游泳比赛是在开幕式前进行的。因此,在隔离结束后,王芊懿马上要投入到全运会的参赛状态中来。

  这给她们的备战带来了一些难度。

  在隔离时,王芊懿每天都会通过视频和姐姐沟通配合的一些问题,“到了赛区,其实只留给我们一堂课的训练时间,第二天就要比赛了,我和姐姐就在当天下午配合练了一下,挺不容易的。”

  值得一提的是,留给她们配乐训练的时间只有10分钟。

  好在,姐妹的默契度一直都在线,这场比赛,她们最终仅次于东京奥运会双人亚军黄雪辰/孙文雁,拿到了亚军。“赛区训练的时间少得史无前例,但我们的表现还是挺好的。”

默契的姐妹俩获得全运会亚军  

  现在,距离巴黎奥运会还有3年的时间,在原本就较短的新的奥运会周期里,姐妹俩是否还会坚持在赛场上?

  面对这个问题时,王芊懿坦言:“现在我还没有想那么多。姐姐很优秀,她一直在一步一个脚印地完成自己的目标。”

  如今已经24岁的她们,也到了该谈一场恋爱的年纪。

  新浪体育问王芊懿,“你猜你们两个人谁会先结婚?如果姐姐谈恋爱了,你会给建议吗?”王芊懿羞赧一笑,“我猜是姐姐吧,因为姐姐性格更外向。至于给不给建议,要看姐姐愿意不愿意和我分享这个方面的信息,如果她愿意,我没有问题。”

  说完,她又笑了。

  (获取更多精彩内容,关注新浪体育微信公众号:sports_sina)

新浪体育公众号二维码
声明:新浪网独家稿件,未经授权禁止转载!

本文》有 0 条评论

留下一个回复